扎克伯格:VR/AR能改变社交和生活,未来甚至改变人类和整个
发布日期:2021-03-18 来源:

日前,The Information采访扎克伯格的播客又在VR/AR圈引起了不小的热潮。扎克伯格和Facebook成为VR/AR圈最受关注的话题可以说毫不意外,前有Quest 2碾压式的销量,后有多款破100万美元收入的VR内容,Facebook不仅在VR上大获成功,还让VR再次看到“生的希望”。


1616033154758094.jpg


来源:uploadvr

 

而在这次采访中,记者和扎克伯格主要探讨的就是Facebook VR/AR业务线的问题,包括对Quest 3&4的爆料、对未来VR设备的畅想等等。除了具体的产品信息,扎克伯格更多谈到的是Facebook对于VR/AR产业的认知,而这也能够帮助我们了解如何做好具体的某一款VR产品、未来十年的VR会怎样发展。

 


先做VR是好的“商业选择”

1000万活跃用户是VR C端市场“门槛”

 


相比于谷歌并不算成功的多线并行,苹果押注AR赛道,Facebook显得对VR情有独钟。自2014年收购Oculus起就没停止过对其大力的投资,推出的产品从Rift到Quest 2一代代稳步提升。在对Oculus Store内容扶持方面,有Oculus Start、免费一年Unity Plus会员等等,力度颇大。


1616033321288615.jpg


图源:venturebeat

 

关于为什么Facebook在多年前选择并深耕VR领域,扎克伯格说:“我们现在就能够构建VR体验,因为它本质上是智能手机的演变,无论是显示器、芯片还是供应链方面,都已经非常成熟。”

 

对于Facebook来说,投入资金在一个能够更快见到收益的领域十分重要。据了解,Facebook有90%以上的收入依靠社交媒体的自有流量变现,而这种过于单一的商业模式也一直被人诟病,这种质疑声在5000万用户数据遭泄露及滥用的“数据门”后愈演愈烈,同时,在商业模式上更加丰富的Tik Tok、Snapchat逐渐成长,也逼迫Facebook为此寻求改变。选择能够更快做出产品、获得收益的VR行业也是出于丰富商业模式的考虑。

 

另一方面,从长远发展的角度考虑,通过相对成熟的VR领域,能够帮助Facebook建立起好的内容生态,积累足够的消费市场规模,为下一步进军AR打好基础。

 

扎克伯格以Quest 2的成功举例道:“Quest 2短短几个月就成为主流VR头显之一,出于几点原因。一方面,我们对Quest 2进行了许多重大改进。比如更轻、更快、拥有更好的屏幕、300美元的价格也更加亲民。内容生态和开发生态也随之建立起来,这就意味着现在你买一台Quest 2,还有《FitXR》、《Supernatural》这样的健身应用、一些社交、办公、商业等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应用供你使用。”

 

“消费者购买的Quest 2的价值,会随着生态的发展而增长。像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,我们在Quest 2里增加了手势识别,虽然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技术不成熟,但就目前来看,效果还不错。”


1616033352984505.jpg


图源:venturebeat

 

“我们一直相信当活跃用户到大约一千万时,使用VR的人们的市场就足够大了,对于开发人员而言,这都是值得的,要为此开始开发。”

 

扎克伯格认为,1000万活跃用户是VR C端市场的“门槛”。他表示,随着越来越接近这一门槛,生态也会越来越繁荣。

 

他说:“到时候VR在游戏方面就会像Xbox和PlayStation一样,然后再去考虑添加AR。”

 

此外,大学时期开始做社交软件一路到社交媒体巨头CEO的扎克伯格,也一直在追求更好的社交体验,他认为VR需要、也能够提供更真实的社交体验。

 

“社交体验的‘必杀技’就是让人感觉到和一个人在一起的能力。现在的科技,可以让你通过手机、电脑以不同程度的‘沉浸感’跟其他人视频,或者知道别人正在干什么,但却无法让你有‘另一个人就在我身边’的心理和临场感。当今科技在这一方面的缺失,恰恰是VR/AR的优势。”


1616033375323934.jpg


图源:windows central

 

“让用户从心理上真正感觉自己和另一个人在一起,是我从高中、大学时期就在构思的东西,甚至要早于构建Facebook的想法,而这一构思要依赖于VR/AR技术的存在。”

 

“目前Facebook所做的一切都建立在其他人创造的平台上(指计算机和互联网)。但现在,我觉得是时候投资去构建我认为是下一个主流计算平台,也就是VR/AR。这一技术改变的不仅是你的社交方式、生活方式,甚至能够对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,它可能会改变人类和这个星球。”

 

“在VR方面,我们更关注如何在一个头显上集成更多传感器,从而带来更真实、更生动的交互体验……展望十年后的VR头显,我们希望它更小巧,戴上之后看到的世界栩栩如生,和肉眼看到的真实世界分辨率一样。”

 

通过扎克伯格的表述可以看出,Facebook之所以选择VR行业有相对长远的考虑。先以能够快速获得收益的硬件打开市场,再通过投资扩大市场同时发展良性生态,最终带着丰富的经验、有规模的市场和相对成熟的生态回归到社交体验上去。

 


“完整”的AR眼镜需数年研发核心技术

VR是构建AR的重要组成部分



采访中,主持人问扎克伯格,虽然在很多事情上,他都和苹果意见相左,但为什么却在AR领域保持一致?这就涉及到扎克伯格对AR的态度。

 

虽然目前专精于VR,但在早在2015年,扎克伯格就亲自证实过Facebook正在研发AR设备。2016年也公开表示过5-10年内会推出AR设备。到了2019年,他更加相信VR/AR会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。那么,Facebook为什么如此看好AR但却迟迟没有动静呢?


1616033418779360.jpg


图源:internet of business

 

一方面,虽然扎克伯格看好AR最终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,但他也认为该项技术目前不够成熟。他表示,AR是新的赛道,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:“在AR方面,此前已经公布过消息,我们将于今年联手雷朋推出一款AR眼镜,它是一款智能眼镜,但不会提供完整的AR体验。那是第一副智能眼镜。它不会是完整的AR,因为要想它同时具有普通眼镜的外观和AR眼镜的虚拟+现实叠加体验,在核心技术研发方面还需要几年时间。”

 

“AR是完全不同的新技术,比如光学组件、显示方式等等,还要把这些技术都微型化。另外一点就是散热,这些设备在运行中产生的热量很高,而我们显然也不想烫伤谁的脸。目前我们正在解决这些问题。”

 

在软件方面,扎克伯格认为需要更好的交互:“我们正在研发“终极”AR眼镜应该是什么样。比如输入(文字)材料之类的,未来不会再需要用手来完成这些操作。”


1616033477270080.png


图源:omniesolutions

 

有关于生态,他维持了他一贯的观点,认为生态要提前构建:“我认为重要的是开始围绕AR构建开发生态,并把开发出来的东西让人们使用,从而了解人们如何使用它以及反馈是什么。”

 

“目前可以应用在AR里的、围绕3D和空间计算构建的开发生态正在逐步发展,我认为首先应该围绕VR构建。等到能够提供优质的AR硬件体验时,好的3D和空间计算生态已经建立,也就能够构建用户所需要的体验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”

 

可以看出,在Facebook目前对VR/AR行业的看法和2015年的看法没有太大出入,即VR和AR是共存的,在发展时,不能只考虑VR或者AR其中一个。

 

扎克伯格表示:“Facebook认为,VR是AR构建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,并且也会在未来应用中占很大一部分比例。”

 

“比如现在,人们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面对屏幕,但其实在电视、电脑上花费的时间并不多,大部分都是在手机和平板上。因为这两者便携性很强,人们在这上面体验各种娱乐内容,花费的时间是很多的。到全面AR的那一天,我觉得实际上VR的部分比我们想象的要多。”

 

“我认为VR和AR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。一旦我们有了一个外观是普通眼镜,但有AR功能的设备,同时关掉后又能体验VR内容,那就会是‘杀手级’产品,这也是我对下一个计算平台的愿景。到那时,它会普及至十亿人,甚至所有人。”

 


未来将大力发展Avatar、空间音频和脑机接口

正在研发自研系统

 


扎克伯格是技术出身,所以除了在对下一代计算平台发展的展望上有深思熟虑之外,对Facebook未来的VR/AR设备会采用哪些技术,也有具体的考量。整体来看,他更看中设备的人机交互。

 

从2015年Oculus Connect大会上推出带有精确手部跟踪的Oculus Touch,到现在越来越多Quest 2应用支持手势识别,Facebook在交互一惯的用心也来自扎克伯格本人对人机交互的执着。

 

在这次采访中,他提到提升VR/AR人机交互的三项技术,Avatar、空间音频和脑机接口。

 

首先是Avatar,Oculus自带的虚拟形象系统Expressive Avatar于2018年发布,2019年加入机器学习、眼球追踪以提供更生动的表现力,2020年的更新强化了自定义编辑功能。在扎克伯格看来,追求更逼真的Avatar表现,能够实现更好的在虚拟世界里的社交体验,这与他的初衷相符。


 

在采访中,他举例道:“我们希望能够创造更逼真的Avatar,它拥有更真实的表情,能够与其他人产生更真实的互动。这就需要眼动追踪,要对人的表情、面部变化有所研究才能够做到情绪的自然流露。”

 

“Facebook投入巨大的资金在Avatar上,这方面的制作也很复杂。制作Unreal引擎的公司Epic前阵子发布了模拟人像的工具,效果很惊人。之前制作一个像样的Avatar需要花掉设计师一周的时间,但现在甚至一天就能完成。世界级的设计师需要给几百万人做Avatar,所以后续我们也会引入AI等,批量生产。”

 

1616033583880706.jpg


图源:news18


“Avatar系统的下一个版本将于今年在我们的头显上推出,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逼真。”

 

关于空间音频,扎克伯格的想法来源于对目前交互方式的意见。他认为,目前的语音或者视频通话,声音是从正面传来的,无法知道说话人的具体位置,所以就无法产生真正在一个空间里的感觉。而在真实世界中,和其他人谈话时,声音是从讲话人所在的方位传来的,通过听声音就可以辨别位置。他认为这种声音的位置和空间感,对我们与世界的交互至关重要。

 

“去年,我在VR里开了很多会。令人惊讶的是,即使在相对基础的Avatar下,即使没有真正的目光交流,VR中的空间感仍然很强。”扎克伯格说。

 

“显然,当前视频会议要比VR有更多的功能,但有一件被低估的事情。比如在Zoom通话中,每个人都占着一个格子,你的头像在我右边并不意味着你声音就从我的右边传来,我们没有共同的现实感。但当在VR会议里,一群人围成一个圈,在右边的人就在我右边,我们就有一种共享的空间感。当说话的时候,声音从我的右边传来,大脑分辨了这种微妙的提示,进一步增强了这种感觉,能够帮助你更好的进行对话,这种感觉更加真实。”

 


1616033610119058.jpg


Zoom通话(图源:BBC)


实际上,空间音频是未来发展沉浸娱乐体验的重要技术,苹果的AirPods已经率先配有该功能,也有很不错的体验,甚至被称为苹果的“黑科技”。而未来VR/AR要想拥有更好的沉浸式体验,那么空间音频技术是必然的发展方向。

 

在脑机接口方面,扎克伯格很明确的表示了对马斯克的不认同,并小小的调侃了马斯克的侵入性脑机接口。

 

“埃隆·马斯克的公司就研究侵入性的脑机接口,我们不觉得有人会为了VR/AR把自己脑袋钻开。我觉得,脑机接口方面的研究,特别是在假肢等医疗技术方面还是非常有价值的。但我认为这种产品不会太快成为消费级产品。”

 

自从2019年花10亿美元收购CTRL-labs,Facebook对脑机接口的研究越来越深入,也更加具有发言权。扎克伯格也表示,这是他们目标的关键领域,目前也正在研究如何把脑机接口融入现在的产品中。


1616033659844975.gif


图源:知乎

 

“我们正在研究的基本方向,也是正确理解大脑信号的逻辑是,大脑通过运动神经元向身体的各个部分发出信号,从而控制身体的各个部分。事实证明,运动神经元具有额外的能力,这是神经可塑性的一部分。如果大脑受伤,你可以通过某种方式重新指挥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

“这样人就拥有额外的运动神经元,可以适应控制不同的事物,无论是适应控制您的手还是手柄、或者虚拟键盘之类的,最终它们都可以像额外的手一样思考和操作,不需要移动任何东西就能打字。”

 

“一旦我们做到这一点,那就太疯狂了。很明显,从长远角度来看,您需要独立的虚拟手让您无声打字而无需实际移动。这可能还差得很远,但是能够让人通过头显进行一两比特的控制,也非常强大了。这就是我们正在考虑的方向。这是一个长期的研究计划。但是我认为这肯定是我们最终提供输入并控制AR和VR设备的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”

 

在具体应用上,脑机接口目前被利用在“输入”上,是他们所定义的与AR世界交互的方式之一。同时,通过以后的升级,脑机接口也会被用在控制语音和语音助手上。“我认为就输入的工作方式而言,脑机接口将与VR/AR从根本上交织在一起。”扎克伯格说。

 

可以看出,Facebook已经对下一个10年VR/AR设备的形态有了具体的想象,也已经着手研发。那么下一个10年,这些设备仍然会继续依赖安卓吗?扎克伯格的答案是不,他们已经在开发自研系统。

 

早在2013年,Facebook就曾与HTC想要推出自研系统但并未成功,2020年又再度宣布正在自研系统以摆脱安卓、iOS的桎梏,打造自有生态闭环。而现在相比于2013年,Facebook又多了一条VR/AR的业务线,也就意味着这套系统不能仅仅适用于手机、PC平台,同时也要适配目前的VR/AR。


1616033690942916.jpg


图源:techcrunch


他表示,Facebook想从头开始研发本地操作系统和芯片,要从输入到输出建立全新的工作流程,这就涉及到全方面系统语言的重新定义。这些工作虽然简单,但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完成,他把这一周期定为10年。

 

对于如此长的周期,扎克伯格也做出了解释,当然,也没忘讽刺苹果:“ 我在手机上发现了一些限制,尤其有些APP商店的规则非常严格,我的一些想法不被允许实现。所以初步来讲,一方面,我们希望能确保设计出下一个系统,能够创造出我们想要的那种社交体验;另一方面,则是先保证有作用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我们必须要严格的优化,让它适应社会上的各种因素。”

 

无论是对于VR/AR的计划,还是对Avatar、空间音频、脑机接口乃至自研系统的技术设计都能够看出,扎克伯格或者说Facebook在下一局很大的、有关社交的棋,而利用技术提升社交体验,也许最终能够帮助他们在社交赛道上跑赢竞争对手,但最终,千千万万的股民和严格的董事会,看的都是你的财务报表。

 

那么,新的业务线,扎克伯格打算怎么赚钱?

 


围绕成功的业务构建商业模式

希望为更多人服务

 


在Facebook大力投资尖端技术行业初期,华尔街就曾表示过担心。但UBS认为此担心没有依据,并且指出这些投资会获得回报。

 

UBS表示,以Oculus为例,它将采取以自己的硬件技术和平台为基础,通过内容开发者创建付费内容的商业模式获得赢利,这就像是索尼(PS)、微软( Xbox)和任天堂的赢利模式一样。目前看来,Oculus依靠大量的硬件出货达到了初步建立生态的目的,也已经逐步形成可靠的盈利模式。


1616033744522472.png


图源:uploadvr

 

不知是出于保密还是天性,此前曾公开表示“相当长的时间里不用指望VR会有利润”的扎克伯格,现在对商业模式的看法显得单纯。

 

扎克伯格表示在Facebook团队在商业模式方面的看法类似安卓之于谷歌,虽然说安卓能够提供一些收益,但更重要的是安卓本身是一个不错的移动生态。

 

“对我来说,我的终极目标是希望人们能够在VR/AR里随意走动。比如我们的谈话不是在Zoom里进行,而是你传送到我的沙发上。我想要一个让人们随时随地都可以访问世界上所有东西备份的目录,就像Spotify访问音乐目录一样。”

 

“我们的商业模式也会主要围绕这些体验,这些应用程序在某种程度上扩展了构建更多事物的范围。”

 

扎克伯格在讨论商业模式时,也不忘内涵苹果:“在这方面,我们和其他公司不同。他们基本上是将溢价作为其商业模式。我们的核心原则之一是我们希望为所有人服务。我不仅非常关注如何带给消费者好的VR/AR设备,还关注低成本制造。300刀或者1000刀,对于能否让很多人使用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”


1616033775495113.jpg


图源:insider

 

“我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我们能否提供所需要的社交体验。如果可以的话,从Facebook在互联网上的经验看,你只需要建立一个好的业务,这已经足够了,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它推向全世界。”

 

在VR/AR里提供自然互动的目标这一目标可能会转移到新的计算平台上去,扎克伯格表示,可能5年后,新的计算平台和手机是并行的,就像我们并没有因为有了智能手机就不再使用电脑一样。

 

扎克伯格说:“我确实认为在十年之内,我们今天谈论的许多事情都应该以一定规模交付。”

 

“很多东西会在2020年代开始出现。直到2030或2030年代,它才能真正形成规模。但当你用着现在的系统通过手机、电脑或视频聊天时,是很难想象这些的。”

 

与华尔街人在商业上的分毫必较不同,扎克伯格显得像是一个精明的理想主义者,他对赚钱有渴望,所以坦言说乐意接受所能获得的任何收益。但更多的是,十几年如一日对更好的社交体验的追求。相比于走一步看三步的中小微企业,Facebook的成功给了扎克伯格足够资本走一步投资十步,但这同时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,VR或者AR不应该被拆分成两部分,无论是技术的发展还是生态的构建,都应该是彼此成全,最终实现我们对下一代计算平台的愿景。(文章来自:文/VR陀螺 来福)


恭喜您订阅成功!!